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日常咸鱼,偶尔鸡血
长佩ID171514‖微博同名‖太敦‖瓶邪‖all27

【太敦】嘘

*建立在异能力设定下的ABO,太敦向瞎胡扯,OOC预警

 

*自行车都算不上,这大概是辆学步车

 

*含有命定之番的春yao设定,部分梗来自和u大佬面基时的胡诌

 

 

 

中岛敦一脚踹飞仓库大门的时候,谁都想不到他是个omega。

 

这不怪别人,委实是中岛敦太过异于常人。谁家omega是个武斗派的?谁家omega能三拳两脚送芥川龙之介进医院的?谁家omega能在走私团伙的门口和搭档先干一架的?没有的,这是不科学的,那芥川那可是港口黑帮出了名的恶犬,疯起来中原中也都得头疼,寻常的omega听到他的名字都是要哭的,哪能像中岛敦这般两眼放光脚底生风,和他干了一架还能一鼓作气顺势把仓库大门踹飞的?!

 

这是不对的,这是不现实的。

 

负责被绑票的谷崎润一郎坐在椅子上吓得冷汗直流。

 

这要么是医院鉴定出了问题,要么是我遇到了一个假的omega。直美尚且是个beta,行事作风一副alpha的威武霸气还能算作性格使然,太宰先生是个beta,举手投足比alpha都风流还能当做性情乖张,可敦君不是个omega吗?omega不应该温柔体贴嘤嘤嘤吗?这世界是怎么了?全性别都变成alpha了?

 

三米开外中岛敦一个虎跃窜上集装箱,谷崎润一郎还没来得及眨眼,年幼的猛虎就一巴掌掀翻了一个狙击手。开门前被撂倒门外的芥川龙之介摇摇晃晃的回了魂,谷崎远远的看着他抹了把血咳了两声,乌漆墨黑的风衣无风而动,炙热的阳光穿透空气里的薄灰照得天光大亮,笼着恶犬背对着炙阳的脸上看不见半点神情。

 

完了完了完了,谷崎润一郎握着刀片使劲摩擦着手腕上捆着的绳子,满脑袋都是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他想着芥川这是要开大啊,他当初没生气的时候把我抡出去就能砸个坑,不开心的时候招呼都不打就咬掉了敦君一条腿,这要是生气了岂不是要毁灭世界炸地球?又想着能让芥川气到这种程度,敦君也是很有本事的,不过他本来就很有本事,有哪个omega能把太宰先生抗在肩上的,他们一般都在他怀里呢。

 

手腕上的绳子在生命死线的逼迫下断得仿若粗制滥造,谷崎润一郎头都没敢抬,翻下椅子就地一滚,纵然速度快得来不及刹闸一脑袋磕上旁边的集装箱,仍是被肆虐的黑兽咬烂了肩上的衣料。

 

中岛敦就没他这么幸运了,作为武装侦探社耐打担当,芥川龙之介仇恨值击中点,罗生门架着怒气仿若出闸的猛兽,目标锁定了他的脑袋,才不管此行约好的敌人长什么样子。

 

尚未晕过去的走私犯们蜷在一起瑟瑟发抖,有人哆哆嗦嗦的抬起枪意图补上一弹,目光还没找到准星的位置,就被当空掠过的罗生门一口咬掉了枪管。加了愤怒buff的恶犬横冲直撞甚至分不清场景建筑,仓库里的木箱皮箱集装箱幸存者寥寥无几,大部分被罗生门天女散花了,小部分也没能逃过幼虎的踩踏。

 

这是不行的,这太夸张了,谷崎润一郎摁着电话试图寻求援助,细雪在指尖上打着转犹豫着是否冒头,被清理得一片狼藉的场地中心热血的小年轻们还在角逐,他咬了咬牙拨通了侦探社的电话,可下一秒,嘈杂便停滞在了满布灰尘的空气里。

 

“人间失格。”

 

救世主总要看够了戏才姗姗来迟。

 

太宰治的空降方式向来神乎其神,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站在了战争中心,毕竟在人间失格发动之前,谷崎润一郎也不过是在满是罗生门的黑夜里寻找白虎那一点光明。

 

而后太宰治出现了,一个人间失格就能让高空异能自由落体,芥川龙之介一脑袋栽进碎木堆里不甘且愤恨的抬头,那怨念的眼神就像宫斗剧里深恋主角的恶毒女配,搞事能搞个百八十集。

 

可太宰治是什么人,万花丛中过朵朵都撩过,哪怕遇上修罗场都能胡诌八扯的男人。他是不怕这种目光的,不仅不怕,搞不好心里还美滋滋的,谷崎润一郎看着他气定神闲的跨过战场中心走到另一个深坑边上,那里面躺着他们新入社的耐打担当,此刻耷拉着脑袋头都抬不起来,没半点平时生龙活虎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

 

他抻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张望。

 

太宰治自带鼓风机的风衣一如既往的遮挡了他仅剩的视线,谷崎润一郎只来得及看到这人把中岛敦背了起来,而后回眸冲他一个心有灵犀的微笑,背着肇事者之一就闪现离开了战场。

 

芥川龙之介的眼神还黏在他棕色的风衣上,看着他扭头就走连个衣摆都没留下,罗生门倏尔暴起,脑回路转过九曲十八弯不知又拐进了了什么弯弯道道。

 

谷崎润一郎后知后觉的理解了一下太宰治自觉默契的眼神,他觉得自己人生是灰败的,内心是绝望的,太宰治这人不仅劈开了奥利奥的饼干还带走了里面的奶油,重点是他只带走了奶油,把黑漆漆的饼干壳就留在原地自爆啊?!

 

还要他善后?见过善后的辅助吗?他是侦探社的扫地工吗?!

 

“喂?谷崎?”

 

手里的电话传来国木田沉稳的声线,谷崎润一郎站在战场边缘望着不远处飞沙走石翻飞的木屑,视线在盛满阳光的大门口绕了半圈,心神一转开了细雪。

 

他说国木田先生,仓库这边的货还有几件需要上交给国家,我之前约定好的老奶奶还等着我扶她过马路,事态紧急,我就先走了啊!

 

 

 

谷崎润一郎蹑手蹑脚的蹭出仓库时,太宰治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优雅。

 

事实上他糟透了,炙热的空气耀眼的阳光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岌岌可危的神经,孜孜不倦的夏蝉扯着嗓子嘲笑他的挣扎,耳鸣声在脑海里搅作一团。

 

这不是最遭的,最遭的那个正压着他的肩窝小声的喘息着,中岛敦热乎乎的小爪子搂着他的脖颈轻贴他的胸口,急促的喘息压抑着,带着无法抑制的清甜。

 

发情期。

 

简直不能再糟糕了。

 

年轻的omega是他在河边捡回来的猎物,孤儿院里长了十八年,被意图保护他的院长一脚踹出来流落街头。omega是不稳定的,诱人犯罪的发情期和满是蛊惑的精神能力,总在无形中令人身陷囹圄。富贵人家的小姐少爷倒还可能安稳度日,生长于贫穷带的幼崽毫无自保能力,失去生命,都不一定能逃脱禁锢的枷锁。

 

更何况,中岛敦身上还带无法隐藏的异能力。

 

加入武装侦探社是必要之举,不然以后想见到这孩子,还得跑去政府繁育基地。太宰治拒绝承认自己纳新是出于黄昏河岸的一见钟情,那倒映着希望余晖的紫金色眸子也就有那么一丁点的好看,毕竟像他这种致力于自杀的人,坠入爱河才是最荒谬的话题。

 

这事让中原中也知道,可是会连开一桌酒庆祝他倒霉的。

 

太宰治背着中岛敦摇摇晃晃的塞进车里,他被那股清甜的气味熏得脑子像泡了浆糊,只留下残存的思维提醒他一脚油门开回家,赶紧掏出抑制剂。中岛敦早就晕得不知今夕何夕,衣服领子扯得七扭八歪,领带可怜兮兮的挂在边缘,太宰治试图伸手给他扣上安全带,可刚触到皮肤,脑袋里仅剩的理智就发出了后悔的哀鸣。

 

他被抓住了,肇事者潮热的手心烫得惊人,一双湿漉漉的眸子迷茫的望着他,像是被吓住般松了手,却又恋恋不舍的不肯放过他开始发烫的指节。

 

“对不起……”中岛敦耷拉着脑袋嗫嚅着,“幸亏太宰先生是beta……对不起,我又添麻烦了……”

 

太宰治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内心仿若狂风呼啸的草原,气势汹汹的跑过一连串撒欢的草尼玛。他想着什么beta,去特么的beta,我干嘛一开始要套近乎告诉这孩子我是个beta,我就是个alpha,快被你的信息素憋炸的alpha。

 

他想着敦君你可闭嘴吧,最好安安静静的缩起来,不要让我看见你眸子里晕开的夕阳,也不要用你那混了信息素的声音叫我的名字。你知道什么是alpha?你知道alpha长什么样子?你被我捡到的时候连自己是omega都不知道,连抑制剂都是我教你打的,可别用你那点岌岌可危的常识折磨我的理智,你要知道,我这人通常都没什么理智。

 

太宰治想了一大堆长篇大论来胁迫自己长脑子,屈服于信息素实在是太蠢了,连中原中也那蛞蝓都能安稳的撑上两轮。他踩着油门一路连时速表都来不及看,感谢狡兔三窟的前车之鉴,停在离事发地最近的公寓停车场时,他连背后都已经湿透了。

 

中岛敦很乖,比他气急败坏的设想里还要乖上几分。白发的少年安静的缩在副驾驶座上,湿漉漉的鬓角贴着泛红的脸颊映出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他想着敦君啊,你这么乖我也不会原谅你的,你犯了大错你知道不?我刚刚超的红灯我自己都数不清了,逃命我都没这么卖力过。

 

他想着上楼的路,想着避开行人的方式,想着抑制剂储存的地点想着一路要用的时间,他试图用混乱的想法左右自己的注意力,低头去解中岛敦安全带时,却被一把拽住了领子。

 

迷迷糊糊的小鬼烧的得准头都出了问题,那双氤氲着情欲的眸子藏着他的影子,唇上温热的触感裹挟着少年清甜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席卷他的理智,太宰治已经想不起来他说了什么,或许他什么都没说,唇边尝到的味道比这辈子吃到的所有点心都诱人,揪着他的灵魂,将他整个人浸泡在欲望里。

 

他恍恍惚惚的意识到,这就是信息素啊。

 

中岛敦呜呜咽咽的喘息着,含在喉咙里的声音像幼猫一样撩拨着他的心,汗湿的发丝修长的脖颈在他迷蒙的视野中摇来晃去,白发的小老虎夹杂着哭腔的嗓音含含糊糊的吞咽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勾着他往少年纤细的脖颈吻去。

 

这下面,是他的少年最为蛊惑人心的腺体。

 

咬下去,让这个人只属于自己。

 

 

 

他听到电梯停下的提示音。

 

中岛敦顺着声音迷迷糊糊的抬头,红色的字符在视野里糊成一片,身上黏糊糊的揉满了汗和其他不知名的东西。他听到太宰治的声音——背着他的人闷声笑了笑,嗓音有些喑哑。

 

“再撑一会,马上就到家了。”

 

“家”

 

中岛敦喜欢这个字。

 

年幼的时候他总渴望有人会对自己说这个字。那些领养他的人有着或温和或暴躁的嘴脸,领着他回到装潢各异却同样冷漠的家。待不长的,习惯独居的人不需要多添一个累赘,他是个不受欢迎的孩子,装得再乖巧听话也压抑不住骨子里的胆怯,因而多方辗转后,他总会被送回院长手里。

 

院长是个性情乖张的人,开心与否同中岛敦都没什么关系,他年幼的记忆停留在冗长的巷道和阴郁的夕阳,院长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前方摇摇晃晃,落下的影子将他整个人笼在里面,严严实实的,甚至无法窥探到空中掠过的燕子,以及渐次沉没的夕阳。

 

好在院长还要他,他还有个能回去的地方。

 

中岛敦恍恍惚惚的想着,视野里太宰治翻找什么的背影渐次和院长重叠,模糊的带着一种终将别理的悲凉。他突然觉得难过,压抑的心情像是灌进了柠檬般酸涩,迷蒙的视野里太宰治鸢色的头发在眼底晕开,他看着对方的身影,而后对上一双温柔的眸子。

 

“马上就好了。”

 

有人揉了揉他的头发,修长的指节上带着异样的味道,中岛敦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一把拽住肇事者的手难以置信的抬头,哆哆嗦嗦的问:“我做的?”

 

那上面烙着一个沾着血的齿痕。

 

太宰治摇了摇头,笑道:“怎么会这么问?”

 

“太宰先生!”少年慌乱的嗓音夹杂着哭腔,“对不起,我是说,我……”

 

“那敦君要付多少报酬呢?照顾你的,安慰你的,还有等你睡醒会喂饱你的茶泡饭?”

 

中岛敦咬着下唇去掏出口袋里的钱包,颤抖的指尖上零钱掉了一地,太宰治扯过他打哆嗦的手,扶着他的后脑将抽噎的少年压在沙发背上,唇齿相贴时他想着自己就该早点堵住这张嘴,剩得在眼前晃来晃去,喋喋不休的,生怕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太犯规了,从信息素到这个人都犯规得让他一败涂地,命定之番这种东西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可现在却把所有的思维都从他脑袋里踢了出去。他想要这个人,想标记这个人,想咬住少年的脖颈在他体【】内成结,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无法结合的不安在胸腔里掏了个窟窿,疯长的欲【】望侵袭而来层层叠叠的捆上他的手脚。太宰治想着自己的混蛋行径,想着车上少年润湿的唇边和无法抑制的呻吟,彼时他想着这还是个孩子,就算被人用手包裹住下【】体也只会咬着下唇哆哆嗦嗦的拽着他的衣襟,紫金色的眸子晕开水光可怜得像个小动物,那些qing欲是一点都藏不住,染红了眼角绕过舌尖含进喉咙的呻吟里,而后被他一点点拆吃入腹。

 

没有什么好说的,中岛敦唤着他名字时颤抖的尾音足以崩断太宰治引以为豪的自制力,omega发【】情期的魅惑恍若掺杂进美酒的春药,满载着刀尖上的极乐令人兴奋不已。他压在副驾驶位上舔舐着少年脖颈上的腺体,一遍遍让对方白皙的皮肤染上自己的声音,年幼的小老虎呜咽着抖得声音都打了颤,他甚至恶趣味的去戏弄对方下【】体脆弱的前端,而后在少年骤然拔高的尾音中咬上了自己的手背。

 

这明明不是敦君的错,太宰治轻吻着少年的唇握紧了掌心的抑制剂,不过是趁人之危的坏人咎由自取。他身下的少年幼猫似的低吟揉着清甜的信息素,他太宰治在亲吻的间隙误入那双氤氲着情【】欲的眸子,忍不住喟叹贴上对方额间的发丝。

 

“要打抑制剂吗?”他听到自己这么问。

 

中岛敦压着喉咙里的呻【】吟揽着他的脖颈,像只小猫似的迷茫着凑上来亲吻他的唇。

 

“要打抑制剂吗?”

 

他避开对方亲昵的索吻,低头舔食着少年小巧的喉结,未识情欲的孩子单纯得就像张白纸,除了无法抑制的发颤,甚至说不出一个“不”字。拥抱带来的炙热让人坠入一场无法逃离的陷阱,太宰治停下越界的恶行蹲下来仰头望着面前的少年,他将抑制剂放在他们交叠的手心,笑着引导着。

 

“敦君,说‘不’。”

 

“太宰……先生?”

 

“说‘不’。”

 

年幼的小老虎起初尚未理解现状,回过神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含着眼泪扑过去,年轻的前辈拒绝的态度熟悉得令人恐慌,他颤颤巍巍的亲吻着对方的唇,不得要领得横冲直撞。

 

太宰治几乎是放弃般由着对方在自己身上胡闹,他望着咫尺间那双紫金色的眸子叹了口气,握着抑制剂抵上自己的手腕,将液体一点点压了进去。

 

“这可是要收费的。”

 

他含着少年的唇瓣纠缠着对方的舌尖,修长的手指顺着衣摆绕过腰线,泛着薄汗的腰身摸起来像块暖玉,他的少年正被他圈在怀里,bo起的下体紧贴着他,前端甚至浸湿了内【】裤。

 

太宰治觉得想笑,指尖顺着腰线向下陷入湿成一片的后xue,将少年的惊呼卷在舌尖吞下去,他想着他们相遇至今的一切,想着中岛敦醒过来会不会一脚把他从床上踹下去,他想着发【】情期里的omega就算是就算嘴里说着不要身体也是很正直的,如果他年轻的恋人生气了,从床头干到床尾他也不会提出半点异议。

 

他想着适合zuo爱的地方,想着伺候人的姿势,少年的呻【】吟像是催情的酒,他将自己埋进对方的身体,舔舐着咫尺间发烫的耳垂。

 

“敦君欠下的债太多了,”

 

他像是个喝多了的酒鬼,胡乱呢喃着蛮不讲理的话。

 

“情人可不够,恋人还差点,你最好把一生都赔给我。”

 

 

 

 

——快点爱上我吧

 

 

 

 

 

 

Freetalk

 

敦君小天使生日快乐!

 

差一点就超过时间了QAQQQQQQ一开始只是想写一个哒宰装B(确实是装beta233333)结果吃不到的故事(车),没想到一口气写了这么长(居然还没开起来),感谢给我带来灵感的u宝贝儿,爱你

 

抑制剂打给宰了,所以不会标记的,因为不可以趁人之危嘛233333333

 

天气太糟了,又吸霾又吃土的,宝贝们出门记得戴口罩

 

以及……太宰先生,你的脸呢?!

 

评论(16)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