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日常咸鱼,偶尔鸡血
长佩ID171514‖微博同名‖太敦‖瓶邪‖all27

goodbye的摸鱼

*goodbye的大背景见主页,大概是个太敦+中敦的故事,横滨F4立场互换,中也和芥芥隶属于侦探社,港黑的哒宰捡了敦君这样的设定

 

*果然还是喜欢帅气的敦君啊,一个敦厨的自我修养2333333

 

 

 

 

 

“太宰君要去哪里呢?”

 

年长的黑帮首领靠着墙碾着地上的烟灰,暗红色的地毯从他脚下绵延到阴暗的走廊深处,模模糊糊的消失在视野尽头。

 

太宰治望着鞋尖的薄灰睫羽微垂,而后抬眼望着不远处的人皮笑肉不笑的轻弯唇角,他理了理衣摆笑着问道森先生您怎么在这儿?森欧外顿了片刻抬腿走过来,做工精良的皮鞋踩着细密的绒毯发出低沉的闷响,回荡在狭长而安静的走廊里,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怪异。

 

“我应该在哪里呢?”森欧外笑了笑,“俄罗斯还是意大利?按照太宰君的想法我应该还待在布亚诺那老匹夫的晚宴上,可惜出了点小事故,我只能提前回来了。”

 

“不知能否为您分忧?”

 

“啊呀这真是罕见!”森欧外睁大了眼睛夸张的感叹着,“太宰君要给我帮忙哎,那我要提出怎样的请求呢?”

 

“干脆就让你待在这里好了。”

 

走廊尽头传来枪械上膛的声音,电子监控器移动着发出“滋滋”的电流声,无数双眼睛移动着停留在太宰治身上,隔着冰冷的空气弥散着阴森的寒气。

 

腰间的枪交给了他年轻的学生,怀里的枪还没上膛,太宰治犹豫了不足一秒便向后退了半步,他摇了摇头摊开手,挑眉无辜的笑道首领,您这是做什么?

 

“我这会赶时间,敦君还在等我,这么说来爱丽丝小姐呢?您不是说要带她去皇后广场那家新开的甜品屋坐坐,说不定她会喜欢上某家橱窗里的小裙子。”

 

“爱丽丝?”森欧外偏偏头掏出怀里的枪,蓦地笑出声来,“中岛敦那孩子跟了你多久了?三年多了吧,我记得当初被你拎回来的时候还是个哆哆嗦嗦的小崽子。”

 

“你倒是喜欢他,不过在你手底下能安稳的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一种本事。”

 

“敦君很厉害的。”太宰治握着怀里的枪笑了笑,“森先生当初阻止我去救织田作,如今还要阻止我救敦君吗?”

 

没有声音,阴暗的走廊里橘红色的光晕朦胧的裹挟着厚重的地毯,太宰治远远的望着森欧外的枪口沉默着收敛了嘴角的弧度,他数着心跳声计算着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消耗他年轻学生的生命。

 

——来不及的

 

带着狐狸面具的男人在他耳边嘲讽的笑道。

 

——来不及的

 

——你救不了织田作,连中岛敦也救不了。

 

而后,他听到森欧外的笑声。

 

那是种诡异的声音,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带着声嘶力竭的癫狂,太宰治皱了眉压抑住自己后退的步伐,他确实加派了人手帮了布亚诺·安德森以达到拦截森欧外的目的,纵使安德森那小子智障傻缺做事不留后路,可他铺排得很完美,无论发生什么意外,都不应该造成如今的现状。

 

“我的爱丽丝啊……”他听到几步外年长的黑帮首领闷笑着轻念出幼女的名字,“我的爱丽丝,在回来的飞机上,替我挨了足足二十一枪。”

 

事情本不该发展成这样。

 

太宰治在对方话音落下的瞬间已起身后撤,破空而来的子弹穿透他的衣袖灌入他的胳膊,撕裂般的疼痛阻滞了他举枪的动作,硬生生的被身后一拥而上的黑手党们摁在了地上。

 

“我通知了侦探社,”森欧外握着枪慢条斯理的走过来,“福泽谕吉没法回来主持大局,中原中也还在医院躺着,太宰君这么聪明,不妨想想我通知了谁。”

 

“芥川?”太宰治顶着后脑勺的枪冷笑道。

 

“怎么会,芥川君可是个好孩子。”森欧外走到太宰治面前蹲下,在咫尺的距离里饶有兴趣的笑了笑,“听闻江户川乱步是个奇才,你说他会不会猜到,敦君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

 

PM 3:50 皇后广场

 

中岛敦在一片嘈杂中摁亮了手机。

 

事情不对劲,距离他不足百米的喷泉在五分钟之前发生了爆炸,气流声喊叫声揉杂着汽车的鸣笛声乱作一团,喧嚣声震耳欲聋几乎要撕裂他仅存的理智。

 

15:50,依旧没有任何信息,太宰治也好委托人也罢,此刻的他就像是为了心上人精心打扮却惨遭分手的前女友,一头雾水怒气飙升烦躁得只想摔手机。

 

梦野久作失踪,福泽谕吉离开了横滨,中原中也此刻还躺在医院里生死未明,中岛敦舔了舔唇边将手机放回口袋里,信息的指示灯亮了一瞬弹出新邮件的提示,他还没来得及查看,便听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声音。

 

“人,虎。”

 

一身黑衣的芥川龙之介站在几步外混乱的人群里,疯狂的罗生门霎时冲天弥散开血腥的修罗之地。

 

“中,岛,敦!”

 

——————

 

“森先生想必心里明白,我怎么会做出那种愚蠢的事来,”太宰治抬头对上森欧外的眼睛无声的笑了笑,“我知道您想得到什么,不过今次,恐怕无法让您得偿所愿了。”

 

“半个小时前我给敦君发了简讯,首领要不要也猜猜看?”

 

“让他快点跑?”森欧外扬唇扯开一个毫无温度的轻笑。

 

“NONONO。”

 

太宰治摇了摇头蓦地笑出声,他听到来自心脏的轰鸣,一声一声踩着秒针的步伐细数着无法阻止的倒计时,拉开整场盛宴的帷幕。

 

“我说——”

 

“救命啊!”

 

走廊的尽头发出不和谐的杂音,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滚来,磕磕绊绊的停留在暗红色的地毯上。而后爆炸声铺天盖地如海浪般吞噬了仅剩的声音,白发的少年紫金色的眸子亮若皓月,他擦去嘴角的血渍越过破烂的踏着滚滚烟尘一步步走来,在森欧外迷蒙的视野里化作一道残影,稳稳的停在太宰治面前。

 

“文件拿到,”森欧外听到那个少年这么说道,“我回来了,太宰先生。”

 

 

 

————————

帅气的敦君最棒了www

 

Secret和goodbye填坑施工中~发一段上来证明我确实在填,写多了软绵绵的敦君,换个帅气的洗洗脑,小老虎最棒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两个都是有个志的,圣诞节前应该就能见面了比哈特~

 

坐等敦君上线!

评论(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