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日常咸鱼,偶尔鸡血
长佩ID171514‖微博同名‖太敦‖瓶邪‖all27

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

*太敦向,已恋爱前提,没有敦君我的OOC仿佛如脱缰的野马般欢脱的奔出了草原。


*不讨论人生观社会观价值观,不过是闲的没事干的胡诌


*一边填secret一边放飞自我









四岁那年中岛敦被收养了,生活恬淡的小资家庭有着大大咧咧的可爱母亲,和偶尔犯蠢却在大事上十分靠谱的父亲。


生活安逸家庭美满,他可以在每一个清晨背着包冲出家门,叼着挤满了果酱的土司踉踉跄跄的赶着通往学校的电车。他可以围着母亲手织的围巾和来往同学打招呼,在寒冷的冬天大笑出声,看着呼出的热气在眼前揉成一团白雾。他可能会喜欢上某个人,因为一个回眸一个轻瞥坠入情网,忐忑不安的写上一晚上情书,最后却把它们全都藏在高高的书柜上。


他可能会平安无事的长大,没有禁闭室没有小黑屋没有暗无天日的毒打,哪怕他从梦中惊恐的醒来也可以敲响父母卧室的门,而后钻进一个温暖的被窝。


“敦君做恶梦了吗?”


他温柔的母亲会微笑着接纳他,年幼的孩子总有些不服输的中二病,哪怕挂着泪痕窝进被子露出微微泛红的耳朵,也抿紧了唇不愿说一句服软的话。


“才没有。”


中岛敦闭着眼睛闷声的反驳着,蜷在温暖的被子里听着对方轻笑着【真可爱呀】,他会一边暗下决心做个成熟的人一边贪慕着爱的温暖,他享受着人生改变后带来的一切,直到有一天,再也不会梦到那些发生在过去的阴霾。


他可以平安无事的长大。




“有漏洞哦,”太宰治靠着柔软的枕头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异能力还是存在的话,敦君早晚有一天会自动离开那个温暖的避风港,而后你会在一个偶然间遇见我,在某个清晨某个午后某个傍晚,在或炙热或冰冷的风里,在河畔边在咖啡店在车祸现场。”


太宰治说着说着忍不住笑出声。


“嘛嘛这个故事不成立啦,如果异能力一直都在的话,敦君还是会到我身边来的,”他顿了顿望向床边耷拉着脑袋的少年,“因为你是老虎,而我是驯兽师。”


奇怪的理由。


中岛敦舔了舔唇边微垂睫羽,攥着裤子上可怜兮兮的布料接着编故事。




倘若中岛敦没有异能力。


人生阅历随着年龄与日俱增,总有一天他会离开孤儿院,独自一人走到外界颠沛流离。他会吃很多苦,从学生时代衍生而来的自卑带给他如影随形的心理压力,他尝试着与人攀谈,尝试着变得圆滑世故,然而收效甚微,他依旧是那个思维简单的少年,唯一融会贯通的便只剩下明哲保身和审时事度。


“怎么办啊……钱还是不够花,今天晚上还是吃茶泡饭吧。”


他会因为微薄的收入而头疼,也会因为晚餐的茶泡饭而满足于忙碌的人生。他会在社会的摸滚打爬中意识到当初院长的严格也是一种温柔,他会在闲来无事时回到孤儿院,远远地望着那些不谙世事的孩子嬉笑打闹,靠着冰冷的砖墙享受着他十几年未曾感受到的恬静和温暖。


他会和某个人成亲,相熟的亦或是陌生的,在短暂的交往后于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坠入婚姻的牢笼。对方可能是小户人家的乖巧女孩,他是注定无法轰轰烈烈的人,自然不像太宰治,总能将人生演绎得跌宕起伏。


不过那时候,他大概也不会遇见太宰治这样的人。




“敦君喝酒吗?”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轻弯了唇角。


“有机会去试试吧,也许你会在这座城市的某家小店里遇见一个烂醉如泥的男人,他趴在吧台上拉着老板娘的手絮絮叨叨说着毫无边际的情话,却在看见你的瞬间眼前一亮,拎着酒杯摇摇晃晃的扑上来。


“他会大声的同你打招呼,脸上笑得像是老友久别重逢一样,他会不顾你莫名的表情坐到你身边,会将酒倒进你的杯子,挑着眉毛扬唇赞扬着【喜欢这家店的人不多,小哥你可真有眼光啊】。”


“太宰先生原来这么自来熟吗……”中岛敦仰头靠着墙望着天花板上的节能灯呢喃着吐槽,而后脖子一紧,他年轻的前辈正微笑着拽着他的领带,强迫他把视线对上来。


“不是自来熟啊,敦君的眸子太漂亮了,无论在什么时候是么地方遇见你,我都会想上前去打招呼。而且有家店的螃蟹真的很好吃,趁着敦君还没到喝酒的年龄,有机会就一起去吧。”


鸢发的男人眨了眨眼睛,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看上去倒有了几分精神的模样。


“不过在此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如果一切都没变,如果他们依然在一起。


太宰治在无法死亡的某一天厌倦了自杀,他突然明白了织田作赴死的理由,并非愤怒不甘亦或是某些热血漫画里洋洋洒洒的狗血情节,只是单纯的茫然,茫然到站在粘稠得难以呼吸的迷雾里,无法找到通往未来的路。


要怎么办呢?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没有目标,没有喜爱的事物,未来再也没有他可以追求的东西,连带着自杀也无法活跃他仅存的肾上腺素。睁开眼睛要做什么呢?闭上眼睛又会发生什么呢?这个世界下一秒变成怎样的模样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品尝过爱情体会过亲情所有的热血都死在了短短数年相濡以沫里,他拥有的已经够多了,就算失去生命,也不过是另一种得偿所愿而已。


他想起他的恋人,想起中岛敦年轻时候的样子,那孩子在他眼前一点点褪去稚嫩的光彩,被嘈杂的人生冗长的岁月磨去棱角挤压成平庸无聊的样子,碌碌无为平凡度日。


生活千篇一律无聊到作为如厕读物都不会停留人的视线,太宰治望着恋人在厨房忙碌的背影想着他们仅有的几次交谈,唇齿开合空气灌入肺里,连吐出声音都觉得疲倦。


要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说的呢?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区别,如今的敦君……


他想起恋人年少时哭花的脸,内心波澜不惊仿若一片死海。


如今的敦君,在与不在,也没有什么区别。


爱情褪去热情的糖衣剩下无法忽视的空虚,最后被碌碌人生打磨成平庸无聊的样子。太宰治在一个明媚的清晨向饭桌对面同居人提出了分手,那个瞬间他曾经挚爱的少年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而后平淡的接受了一切。


他们无声无息的吃完了早餐,中岛敦在房间里收拾了行李,而后在简短的告别和劝诫后平静的离开。他望着他的少年拎着仅有的几件行李一点点走出他的视野消失在转角看不见的地方,视野昏暗色块沉杂眼前的一切都在晃,他关了门摇摇晃晃的走回屋里栽倒在沙发上,突然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缺了一部分,怎么都补不全。


可是回不来了,可是归根结底,回来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太宰治沉默的接受了这一切,而后在一个柔和的夕阳里睡下,再也没有醒来。




“现实总比幻想残忍,很多时候不用改变任何一点现状,不用抹掉命中注定的遇见,我们依旧会走向不同的路。”


太宰治靠着病床上柔软的枕头无声的笑了笑。


“所以敦君啊,在这一切发生之前……”


“我不会走的。”


冰冷的空气里传来少年颤抖的声音,他年轻的恋人猛的站起来一头扎进他怀里,干净的声线染上细碎的哭音。


“我不会走的,太宰先生觉得无聊,我就努力让生活有趣起来,国木田先生也好,港口黑手党也好,哪怕是中也先生,我也会请来让他对您进行人生改造。”


“没有喜欢的东西就制造厌恶的东西,我会日以继夜一天三餐将茶泡饭塞进您嘴里,我会想办法让您每天都活的多姿多彩,就算有一天生活变得千篇一律,我也不会离开的。”


“我会一直陪着您,所以太宰先生……所以……”


太宰治抬手揉着少年柔软的发丝,胸口似乎湿了一块,隔着纱布却感觉不真切。他想着敦君真是个孩子啊,那个故事大写加粗划的重点明明不是离开,他想敲敲少年的脑袋告诉他精神食粮物质基础有形与无形的区别,那些想法在脑海里转了三圈,最后梗在喉咙里凝成了无法吐出的叹息。


他怎么会明白呢,他还是个孩子啊……


太宰治梳理着少年柔软的发丝漫无目的的想着。


这世上最残忍的并非与生俱来的陌生,而是无法抵御的分离,三五年后爱情褪化为习惯,八九年后生活陷入死寂,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你所谓的爱情不过是激素分泌过多的错觉,那0.2秒内充斥大脑的兴奋感就像是可卡因,在兴奋过后带来无法抑制的空虚。


“我不会离开,”中岛敦埋在他怀里断断续续的闷声道,“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不需要再准备两个人的饭,不需要回答太宰先生奇奇怪怪的人生问题,不需要记住每个适合自杀的地点,我又该做什么,堆满冰箱的蟹肉要怎么办,多余的酒要怎么办,我一个人……剩下的我一个人,要怎么办……”


“所以……别赶我出去……”


他听到少年抽噎的呢喃,抚摸的手顿了顿,而后无法抑制的笑出声来。


你在想什么啊。


他想贴着恋人的耳朵无奈的安抚他的情绪,要说出口的话在舌尖转了一圈,却一点点抚平了内心的焦虑。


你在想什么啊……


他轻唤着恋人的名字,而后对上了一双微红的眸子,他说敦君你能不能起来一下,却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的亲吻截去了尚未滑出唇边的声音。


安抚舔弄浅尝辄止,他青涩的恋人及尽所能的抚慰着他不安的情绪,太宰治亲吻着少年柔软的唇而后忍不住轻笑出声,他说敦君主动是个好习惯,可是你压到伤口痛得你太宰先生要吐魂了,能不能换个姿势我们再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继续?中岛敦听到伤口两个字便蹦起来喊着医生撒腿就跑,那架势活像床上躺着的病人随时可能驾鹤西去。太宰治忍着痛笑得肩膀直打颤,他想起那时候自己躺在爆炸造成的瓦砾里看着他的少年声嘶力竭的喊着救援,一边算着肋骨断了几根医院要躺多少天,一边漫无目的的想着敦君啊……


你的头发揉着细碎的阳光,紫金色的眸子晕成一片,那里面满满的装着的全都是我,真是太可爱啦。


少年略长的皮带像是调皮的尾巴,掠过空气被太宰治一把抓住连人都拽了回来,他笑着对上自家恋人的眸子点了点唇边,他说敦君啊你能不能亲亲我,亲亲我再去叫医生,一时半会死不了哒。


可是,好,好吧,就一下。


年轻的恋人红着脸抿唇凑上来,所有的不安在耳鬓厮磨间荡然无存,太宰治轻按着少年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他想着没关系的,伤口也算不上疼痛,搞不好多亲亲他就可以下床继续为害人间。


他想着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这些时间,足够他将所有的偶然刻画成命中注定,足够他将那些由激素分泌产生的错觉,烙印成灵魂深处的一部分。


不过敦君,你刚刚好像说要做蟹肉料理来着?





————

大背景是太宰在任务里受伤,敦君来看护,认为是自己救援不利造成的结果,哒宰一发言弹成功洗脑?


想太多是病,好好谈恋爱好好虐狗想那么多干什么【趴】


还有一天啊敦君能上线么QAQQQQ


BTW我站了维勇,勇维真的不吃不吃不吃啊QAQQQQQ


评论(1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