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日常咸鱼,偶尔鸡血
长佩ID171514‖微博同名‖太敦‖瓶邪‖all27

secret 3

*老师宰×学生敦

 

*写给uu的中篇太敦  梗属于uu,OOC属于我  顺便日常告白我u

 

*无年龄更改,所有高校细节来自知乎,吐槽向而已,有问题欢迎指出





中岛敦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恍惚了。

 

泉镜花坐在客厅看着他从卧室绕到阳台又从阳台绕到厨房,对着冰箱里面的螃蟹神情恍惚欲言又止,眨了眨眼睛放下手里的茶杯,走过去拽住了中岛敦的衬衣下摆。

 

“敦君?”

 

少女的声音穿透冰箱冷气直达神经中枢,中岛敦被吓得浑身一哆嗦猛的扭过头去,脸上笑容僵硬得仿佛抽筋了一样。

 

然后他发现泉镜花不停的往他屁股后面看。

 

“你在看什么?”

 

他眨了眨眼睛跟着对方的视线往后瞅,泉镜花偏了偏头双马尾上的小白花跟着一晃一晃,听到他的话便抬头移开视线呢喃道:“没什么。”

 

“刚刚好像看到了尾巴……”

 

哈?

 

“敦君,”年幼的小萝莉突然拽着他的衣服仰头一本正经的问道,“今天怎么了?”

 

怎么了?

 

中岛敦皱着眉瞟了眼冰箱里的螃蟹沉思了片刻像是在组织语言,而后终是下定决心合了门,半蹲下来望着少女的眸子叹道。

 

“你之前有提到,某些老师喜欢的不是正常的女孩子对吗?”

 

他望着泉镜花眸子里那个清晰的自己,舔了舔唇边下定决心。

 

“我想知道,这种人都是什么样的。”

 

※   ※   ※   ※   ※   ※

 

中岛敦拉着泉镜花谈天说地深究人生哲学的时候,被怀疑成拥有某种特殊癖好的变态老师正哼着自创的小调打开家门。没有漂亮的房梁没有波光粼粼的河面,一路平安走回家的太宰治总觉得人生缺了点什么,却在跨进客厅的下一秒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迎接他的并非尸体亦或是铺天盖地的血迹,氛围却和命案现场差不了多少。傍晚的柔阳穿透落地窗将整个房间镀成猩红的血海,批了一下午作文的英文老师中原中也整个人圈在沙发的阴影里,湛蓝的眸子粹了寒冰在阴沉的光晕里亮的惊人,仿佛自带雷霆光束秒秒钟能将他射个对穿。

 

然而这对于太宰治来说,不过是晚餐的调味品而已。

 

“中也是从管道爬上来的吗?”年轻的国文老师放下手中的外卖笑眯眯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前两天下雨的时候就见到你了,你不理我,我可是难过了好久呢?”

 

易拉罐砸上玻璃茶几发出沉闷的悲鸣,太宰治弯着唇角瞟了一眼装满啤酒的塑料袋,抬头对上中原中也满含杀意的眸子。

 

“决一死战吧,太宰。”

 

而后在席卷世界的血色残阳里,接到了来自同事的战书。

 

※   ※   ※   ※   ※   ※

 

最后双双请假。

 

中岛敦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迈进教室的时候脑海里翻来覆去的还是泉镜花说的那几句话,特殊癖好不能代表人的本质我们要心怀大爱善待别人,昨天夜里年幼的小萝莉为了他连汤豆腐都不吃了,坐在沙发上说了半个小时的人人平等抛弃偏见,而后拉着他的手一本正经问。

 

“敦君,告诉我他的名字,如果你担心,我帮你处理掉。”

 

等等可以这么简单就处理掉吗?!

 

一瞬间脑补太多甚至有点心疼太宰老师的中岛敦觉得自己肯定是太饿了以至于思维方式都出现了偏差,他认真的表示自己需要想想而后从冰箱里取出食材准备做饭,做的还是汤豆腐,也算是犒劳小萝莉的谆谆教诲。

 

泉镜花是他一个多月前捡回来的,那时候刚步入横滨身无分文的中岛敦筋疲力尽差点饿死在河道边上,在救助了一位落水的人之后获得了一份还算不错的报酬并且接受了对方“出租”的建议,却在出门买晚餐食材的时候遇上了初次抢劫完全没经验的混混。

 

那时候中岛敦拎着食材握着钱包望着对面浅橙色头发宛如高中生一般的混混一脸懵逼,黄昏小巷杳有人迹,他瞟了眼对方抖得不成样子的手视线划过指尖停留在战栗的刀锋上,正预估着从那个角度能一击结束战斗并不让其丧失再就业的积极性,就被突然的袭击震了个措手不及。

 

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杀气凛凛的站在巷子口,踢飞的小刀裂空而来划过中岛敦的脸颊插在剥落的砖墙上。孤儿院度过了十几年第一次遇见这种阵仗的中岛少年仿佛踏入科幻电影般头晕目眩,血色的残阳里娇小的少女逆光迎风而来,翻飞的振袖下雪白的柔荑穿过阳光。

 

而后一把抓住了他手里的便利袋。

 

“汤豆腐。”

 

什……什么?

 

“救了你,”少女抬头望着他一字一顿道,“汤豆腐。”

 

然后他就把泉镜花带了回来。

 

一边切菜一边回顾过去的中岛敦突然手下一顿,锋利的刀刃划破指尖灌在实木的菜板上发出一声闷响,泉镜花从沙发上跳下来喊着他的名字冲进厨房,细小的伤口兀自冒着血丝,中岛敦却握着菜刀依旧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

 

“敦君?”

 

泉镜花看见白发的少年抬头望向她,紫金色的眸子里模糊焦距晕开一片光点,唇齿开合恍惚着呢喃。

 

“镜花,我在遇到你之前,好像从河里救了一个人。”

 

 

 

 

敦君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太宰先生的套路。

 

昨天是小言今天走中二病武侠你们猜明天是什么?

 

霓虹高中生啊……没有炸弹/异世界/魔王/中二病怎么能算高中生活呢……不能神展开好难过

 

不对,我们还有goodbye啊!www

 

BTW,宝贝儿们你们听说过WPS存档覆盖吗【扶额】,goodbye半夜更或者明早更,我在补档,别等我别等我别等我,都早点睡,乖。

 

对不起啊,真的。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