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日常咸鱼,偶尔鸡血
长佩ID171514‖微博同名‖太敦‖瓶邪‖all27

【中敦】(全次元番外)初恋

*对不起

 

 

 

 

 

确认关系的第三天,中原中也在上班时间掳走了侦探社恪尽职守的好少年,油门一踩只留下一串尾气,嘲笑的态度表现得淋漓彻底。

 

干部先生态度坚定,扣安全带的动作干脆利落眸间自带一丝冷气。中岛敦扒着刚扣好的安全带只觉得精神岌岌可危,他脑海里小人分疆而治,一边瑟瑟发抖着举白旗,一边嗷嗷乱叫着“中也先生好帅”,宛如一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

 

当然,无论哪边他都不可能表现在脸上,谈恋爱初期矜持乃是人之常情,尤其是中岛敦这种初恋的,能搞清楚手脚摆在什么位置,都是跨世纪的进步。

 

至于中原中也。

 

在中岛敦的脑海里,年轻的干部先生上可九天揽月下可海底抓虾,一举一动自带一股王者霸气。他的决定是不容拒绝的,他的心情是诡秘莫测的,他无一不通无一不晓,哪怕下一秒翘了地球,中岛敦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可惜他想错了,中原中也淡定不到哪去。

 

淡定这东西是摆在脸上的,往前数上十来年,中原中也还揪着太宰治的领子跟对方互殴的时候,就能在后期审判里摆出一张扑克脸。效果上佳,恰当好处的倔强和委屈为胜诉赢得了不少头面,可惜太宰治这人阴险狡诈,他从来不淡定,他抱着审判员的大腿就哭,嚎得闻着伤心见者落泪中原中也想打人。

 

所以打从一开始,中原中也对于太宰治这人就不怎么待见。

 

这份不待见并非停留在见一次揍他一顿的层面上,排除搭档的那几年痛心疾首的朝夕相对,80%的情况下他连太宰治见都不想见。后来跟中岛敦捆在了一起,这点见都不想见的反感迅速上升,升级为了听都不想听。

 

港口黑帮的内部职员对于上司和前上司的矛盾习以为常,自然噤若寒蝉,武装侦探社的社员跟他没什么关系,十有八九也见不着面,所以能用死青鲭的名字给他添堵的,掰着指头排除掉无关人员ABCD,只剩下如今坐在他副驾驶座上的小恋人。

 

这问题有点难解决。

 

中原中也本质上是个干脆利落的人,他这人没太宰治那么多花花肠子,也没有对方窥一斑而知全豹的能力,所以对于交叉在恋爱中存在感过强的太宰治,他本来打算和自家的小恋人开诚布公的谈谈这个问题。

 

可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有些简单了。

 

见面前他还想着你这人无情冷漠无理取闹,你明知道我看那青花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还非要把他提出来在我脑海里转个十圈八圈。你就仗着我喜欢你,仗着我离的远没办法拽着你那参差不齐的半边刘海弹你的脑袋给你个教训,从横滨到鹤见川不过数百米从武装侦探社到港口黑帮不过几个小时的距离,小鬼你给我洗干净了乖乖等着,我要用便利贴写满你的罪状把你那张撒娇卖蠢的脸裹起来。

 

他想着见了面要给中岛敦个教训,没办法脱了他的裤子打屁股,也要冷下脸吓得他直打哆嗦。可等到他在侦探社下停了车,又想到中岛敦那孩子从小缺爱,打屁股的决心在横滨堵了几百米就剩了个微弱的火苗,搞不好小恋人顺毛道个歉就能灭得再翻不起来。再等他踩着瓷砖推开武装侦探社的大门,看见他刚谈了三天的小恋人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整个人笼在阳光里,对上视线的一瞬间那双紫金色的眸子骤然了亮了三分,中原中也内心咯噔一下,心道完了,惩罚计划估计黄了。

 

然而惩罚计划可以黄,气势却还是要有的,他拽着中岛敦一路冲出侦探社塞进车里,嘴角因为太宰治扭曲的表情上扬了零点五度,却在中岛敦瞧过来的一瞬间又塌了回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吗?”中原中也问。

 

中岛敦缩在车的小角落里,攥着安全带哆哆嗦嗦的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中原中也问。

 

中岛敦摇头的动作顿了片刻,脸上一片空白,紫金色的眸子里画着恋人清晰的影子,茫然得就差脸上写下“你生气了?原来你生气了?你生气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中原中也猛地刹了车,两个人坐在车里,堵在横滨的大马路上,一本正经的大眼瞪小眼。

 

 

 

曾经有人跟中原中也说,武装侦探社有个很会读空气的孩子,中原中也是不信的。他不仅不信,还嗤之以鼻,武装侦探社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太宰治的老窝,太宰治的窝里能跑出来什么,十个有九个都是熊孩子。后来他见了中岛敦,再有人跟他说武装侦探社全都是熊孩子,他就要打人了。这个打人分为很多种,不认识中岛敦的打伤残,认识中岛敦的打半残,认识中岛敦还知道他俩关系的。

 

抱歉,这种不会读空气的智障,十个有九个都死在了人生路上。

 

然而幸存的那个活蹦乱跳的,此刻正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跟他大眼瞪小眼。

 

中原中也简直要气笑了。

 

他一边觉得因为这事生气没必要,太宰治那是什么,青鲭嘛,抽个时间清蒸了红烧了片成鱼片料理了就好,一边又觉得小家伙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看不出来我生气了呢,你前两天还说最爱我了呢,你是不是驴我的。

 

他想着想着就想打人,索性扭过头去打算一踩油门再去把太宰治揍一顿,可惜行动遭受阻力,来者气势汹汹,中原中也脚刚挨上油门就被人掰着脑袋啃了一嘴,车子打滑差点对上路边的玩偶人。

 

中岛敦撞得力度有点大,磕得自己呲牙咧嘴眼泪都泛了上来,可是形象可以坏戏必须演完,小镜花说了,没有一个kiss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就再亲一遍。

 

少年的second kiss稳稳当当的找准了中心点,唇齿相贴带着温润的湿气笨拙的舔舐着恋人的唇,中原中也车也不开了方向盘也放开了,专心致志的等着小朋友的演技上线,他想着着小家伙笨得可以啊,没人教他打kiss要张嘴吗?那刚好,没人教。我就教全了。

 

可他没动,脑海里过了千百招也没逼得干部大人付出行动,年轻的小恋人在唇上蹭了半晌怯生生的抬了眼,那双含着泪水的眸子认真的画着恋人的影子,脸上红了一片,张口结舌得话都吐不出来。

 

中原中也觉得好笑,心里像起了一团火,烧得所有的抱怨都灰飞烟灭,他说小鬼,你就蹭着么两下就想收买我?

 

中岛敦眨了眨眼睛,局促不安的张了张嘴,粉嫩的小舌头在唇齿间若隐若现,少年尚未发出一个辩驳的单音,便被堵得再说不出话来。

 

不过是简单的唇齿相接,舌尖划过皓齿纠缠着不愿离开,中岛敦被人揽着腰圈在怀里气都喘不上来,他望着后视镜里脸红成一片的自己,隐约听到有人在耳边笑了笑。

 

他年长的恋人说,这事没完,要时间我有的是。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