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煌不能给你们吃的丸子

日常咸鱼,偶尔鸡血
长佩ID171514‖微博同名‖太敦‖瓶邪‖all27

【中敦】全次元都在帮我谈恋爱 08

*写上一章和这一章的时候,出了点小状况,状态可能不稳,胡言乱语比较多

 

*为什么今天这么勤快,因为月底了,社会你鱼肝油大佬说,我填完了她一高兴搞不好要给我个小惊喜,填不完,估计会收到一箱子菜刀

 

*哦……错了,根据群里的现状,他们正商量着给我寄花

 

*啧……世风日下,人心险恶啊

 

 

 

 

 

中岛敦在失聪的间隙抽空理了下现状,他想起所谓的坠楼事故,想起那个黄昏太宰治坐在高楼上踩着上升空气,举着文件对光看着照片笑弯了眼睛,他说敦君啊。

 

这是一场浩劫。

 

中岛敦当时一头雾水,作为一个没有发散思维的好少年,他的脑容量曾经局限于吃饭睡觉,如今不过多了条中原中也。这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改变,他依旧跟不上人生导师的思维回路,太宰治说的每一句话,拆开来看他是明白的,组合在一起,就搞不清楚是哪个国度的高级语言。

 

他想着人在中二的时候总喜欢夸大其词以博得足够多的曝光率,少年jump是这么说的,维基百科是这么解释的,可太宰先生已经迈过二十岁撒丫子向着三十岁狂奔,他跟中二的年龄段是不符的,通常经过岁月的洗礼时间的沉淀,人的思维会上升到一个全新的维度,可他转念想了想芥川,又觉得这段话八成是胡诌的。

 

你看芥川,你看看他,他不仅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开大,他还给异能力起小名呢!

 

太宰治不知道他心里的吐槽,如果知道了,估计又是一番关于“芥川龙之介其实是个耿直的好孩子的探讨”。中岛敦不愿意探讨这个问题,他打心眼里不认为芥川跟耿直良善有什么关系,摆在一起都觉得辣眼睛,可他又不能拒绝太宰治,拒绝了是没用的,社会你宰哥有一万种方式让你承认他是对的,这人脑子比较灵活,具体体现在中岛敦屡战屡败的说教上,和无数次的遇债认栽自掏腰包。

 

很憋屈了。

 

少年撇撇嘴委屈的想。

 

兴许是他的低落太过明显感染了自家难得发善心的前辈,太宰治回头瞧了他一眼,笑眯了眼睛逐字逐句的解释着,他说敦君啊,我给你讲个故事。

 

“从前的从前有只兔子,有钱有势又有权,还养了一帮小崽子。

兔子年轻的时候所向披靡征战四方,上能咬老虎的尾巴,下能逗逃窜的耗子,能力强手段也强,所以小崽子们相安无事。

然后你知道的,兔子这种动物,纵欲过度死得快。”

 

等等……?中岛敦眨了眨眼睛,他想着好像没这个说法吧,太宰先生您是不是又唬我呢?对上太宰治笑眯眯的眼睛,却把质疑的话咽了回去。

 

太宰治对后辈读空气的能力十分满意,慢条斯理的接着胡诌八扯:“然后啊,有那么一天,老兔子不行了,年轻力壮的小兔子们瞬间崛起,看着老兔子光滑柔顺的尾巴毛,谁都想上去撸一根。

可这是不对的,其中一只兔子说,老兔子还没死呢。

 

可这是不对的,另一只兔子说,老兔子养了我们那么久,我们怎么能欺负他呢。

 

可这是不对的,最贴心的兔子说,我们要想办法,让老兔子活得更久一点。

 

兔子们对彼此的话嗤之以鼻。”

 

“然后老兔子死了。”

 

啊?

 

中岛敦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太宰治瞧着他的模样蓦地笑出声,他说敦君啊,你是真只傻虎。

 

时间回到现在,年幼的傻虎坐在侦探社的会客厅里安静的眨了眨眼睛。

 

坂口安吾提议回到侦探社的理由很简答,那爆炸犯很明确,不是冲着武装侦探社就是冲着港口黑帮,索性逃不过他们这几十个仇恨对象。焦点点错人无所谓,再一个手滑波及到自己身上,坂口安吾就要有意见了。

 

更何况港口黑帮十个有九个都是行动派,贯彻落实中原中也的行动方针,能殴打的绝不逼逼,武装侦探社虽然住了一圈怪胎但好歹有个江户川乱步,当世大侦探的脑子和一般人构造差了不是一星半点,有了他的帮助,多少能挽救一下在座诸位的智商。

 

坂口安吾是这么想的,可是理想很丰满,显示略骨干。弄丢了福泽谕吉的江户川乱步宛如丢了铲屎官的猫,一双眸子瞪谁谁崩溃,糯米团子草莓大福都拯救不了。全员正襟危坐,低气压仿佛能压出一锅上好的人肉排骨,港黑上下属武侦前后辈交叉相对,依旧是咖啡店的座位,依旧是熟悉的画风,中岛敦被芥川瞪得都没脾气了,索性低头偷瞄着中原中也放在文件上的手,看得太宰治几乎要偏头疼。

 

贵圈真乱,坐在江户川乱步对面的坂口安吾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眼前一阵恍惚报纸文件从天而降,乱步一巴掌拍上地图行云流水的圈了几个点,气势汹汹的几乎要把纸戳个窟窿。

 

“调查,”他敲了敲桌子,扫视了一圈,“那些疯子,就在里面。”

 

 

 

“可以初步断定,这是一场针对侦探社和港口黑帮的袭击,失踪案不计在爆炸案里,这两者虽然时间相近,犯罪方式却有着很大区别。

 

爆炸案是团伙犯罪,他们在找什么东西。

 

详细情况,我需要进一步确认。”

 

中岛敦坐在地铁上,仰头望着脑袋上摇摇晃晃的把手,想着江户川乱步半个小时前的长篇大论。中原中也坐在他旁边玩手机,黑色的帽檐微垂着,笼着对方糖浆似的发丝落下一片阴影。

 

少年觉得很奇怪,依照往日发生这种事情,他就算不六神无主也难免慌乱,可如今坐在这里,坐在这个人身边,他甚至还有空闲想着地铁什么时候到站。

 

哪怕没有任何沟通。

 

他看着中原中也包裹着手套的指尖,随着摇晃的地铁仿佛能和自己的手指交叉紧握,他想着隔着手套的温度想着想着手套下修剪整齐的指甲,随着到站的刹车撞上身边的挡板,在磕上玻璃之前,撞进了温暖的手心。

 

少年条件反射的抬头。

 

中原中也已经不在座位上了,他站起来,站到中岛敦面前,像是见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揉了揉少年毛绒绒的小脑袋。中岛敦看见阳光从窗户漏进来笼着对方糖浆似的发丝,看见细碎的光晕在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晕开,他想着中也先生你这么笑是犯规的,人类都是视觉动物,说白了就是看脸,你本来长得就好看,再一笑,保不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了。

 

中原中也听不见他内心在想什么,默契度却像是瞬间突破天际直达少年心底,中岛敦看到对方弯起的唇角勾出明媚的笑意,熟悉的声音从里面落出来,直接冲进他心里。

 

年轻的干部先生笑了笑,他说你决定了没有,跳槽,来港黑,跟我干,保证比跟着太宰治那青鲭钱途光明。

 

“……”

 

中岛敦偏过头,心想小镜花所言非虚,电视剧害人不浅,霸道总裁都是驴我的。

 

 

 

中原中也挖墙脚大业仍需努力,好在中岛敦虽说是个四脚兽,却被侦探社栓得跑不出五丈地,还有继续攻略的时机。

 

手机在口袋里震个不停,他跟少年打了招呼走远几步去接电话,广津柳浪的声音穿过电话有些失真,他听着听着一拍脑袋,想起来从市医院走得时候,他似乎把老爷子丢那了。

 

不重要,年轻的干部先生望着窗外掠过的风景,他想着老爷子那么大个人想必也是迷不了路的,平日里坐办公室又伤肝又伤肺,多走几步路权当体验生活了。

 

这话广津柳浪听不到,听到了估计得上吊。

 

被遗忘在市医院门口的老人家没留念来往逃难的人群,他回总部大楼了,顺着电梯一路向上迈进干部办公室,正好瞧见被五花大绑的梶井。樋口一叶在看监控录像,打了个照面脸色依旧很差,广津柳浪看了半晌蓦地摁了暂停,他说我要给中原先生打个电话,这监控里,有个不该出现的人。

 

“不该出现的人?”樋口一叶回头看了眼定格画面,蓦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有人踩着轻快地步子遮去了少年头顶的一小片亮光,中岛敦抬头,正对上太宰治的眼睛。

 

 

评论

热度(42)